创业是我们这一代的摇滚


克里斯托弗▪李如果再活十年的话(也许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他要做的下一件事一定是创业。

93岁逝世的白袍巫师萨鲁曼、杜库伯爵、傅满洲曾经还是英国皇家空军实习飞行员、苏芬战争后勤志愿兵、对抗“沙漠之狐”的特工。在88岁和92岁的时候,他推出了两张重金属专辑。

不过即使没有老爷子,这个圈子已经明星脸扎堆了。小奥尼尔Jared Leto都向36氪分享过他们作为投资人的心得。相比前NBA全明星球员,同时作为演员和摇滚歌手的Jared Leto显然表现更好,Nest和Zenefits两单投资都是神来之笔。

创业还是摇滚?

摇滚乐队Lansdowne的主唱Jon Ricci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像对待摇滚乐队一样对待你的创业公司》。摇滚和创业之间有着惊人一致的精神联系,那就是反抗现实。Fred Turner在他的《数字乌托邦》中表示,60年代的嬉皮士孕育了两股力量,摇滚和硅谷。

Image title

这两种力量在乔布斯身上得到了印证,他的iPod里面珍藏了鲍勃▪迪伦的每一张专辑。他非常痴迷和摇滚之父的这种精神联系,甚至于一度假装爱上了鲍勃▪迪伦的前女友,同样是摇滚乐手的琼▪贝兹。后者在乔布斯的葬礼上献唱一首《Swing Low, Sweet Chariot》,作为两人友谊的见证。

摇滚和创业之间的联系没有随着第一代嬉皮士创业者的老去逐渐淡化,反而逐渐随着创业的大众化,摇滚的精神被创业者更完整地接管过来。特别是Uber和Airbnb到来之后,共享经济型创业公司对传统经济的解构与摇滚对官方意识形态的解构一样充满张力。

在二十多年的跨度里,政府和教会用“治安”、“道德”和“意识形态”作为棍棒鞭笞摇滚。而Uber从出生一开始就因为“不安全”、“不合规”在政策上处处碰壁。而且相同的是,Travis Kalanick和Sex Pistols从不会停止战斗。

“我像火药一样,所以有的时候我会被困境和争议包围”,TK对《名利场》这么说。投资人Chris Sacca则说,“Larry Page是个天才,而TK,你永远不要与他为敌”。

Image title

你看上面这张图,同样是竖起中指,唐岩背后是一家3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6000万活跃用户,比Johnny Cash花了50年卖出的唱片总数还多。

所以,“创业就是新摇滚 ”,就像“Science is the new sexy”。

Maker Faire和西南偏南

这当然不是我的新鲜观点,Quora上三年前就有一个问题,“如果把创业公司比作摇滚乐队,苹果是披头士吗?”

进入90年代之后,新成立摇滚乐队再也不能像前辈们那样被载入史册。中国的摇滚乐好像也一样,94红磡成为绝响。但是伟大的创业公司层出不穷,2015年进入独角兽俱乐部的创业公司远比进入摇滚名人堂的乐队要多得多得多……

即使对于普通人来说,参加一场摇滚演唱会再也没有那么酷了,不过SXSW和Maker Faire可不一样。

SXSW(西南偏南)大会发展的轨迹很好地显示了摇滚被创业取代的趋势,1987年首次参加大会的100多支乐队大部分是摇滚乐队,他们在这里能做的就是表演。1994年大会增加了“交互式多媒体”单元,此后与科技有关的元素在SXSW上越来越多,影响力的顶峰在2007年,Twitter在这里变成了互联网的未来。

Image title

虽然Twitter的成功没有再次被复制,但是Tinder还是Foursquare还是让创业者们对SXSW浮想联翩。今年的大会上,跟创业相关的主题活动比去年翻了一番,最后捧红的是视频直播Meerkat。

硬件创业者扎堆的Maker Faire也一样,已经举办了140场,接近滚石乐队一次全球巡演的场地。参展人次从第一年的2000人增加到2014年的50万人。

7月16,去杭州

中国目前还没有自己的SXSW和Maker Faire,国内的音乐节近些年来退化为“白领野餐、学生春游”,最吸引大家眼球的已经是“摸湿门”了。半年来有不止一位投资人跟我聊过做中国自己的SXSW的想法。大家对活动的质量、主题和规模都有疑虑,但是我觉得至少不用怀疑摇滚对创业者的感召力,即使是在国内。

张小龙和冯大辉在媒体上的形象南辕北辙,不妨碍他们都是摇滚的忠实拥趸。暴风的冯鑫,A股上市被一大波钱砸中之后,还萌生了要做摇滚基金的想法。

Image title

而且最近正好有一个机会可以做一点试验。7月16日,杭州,黄龙体育馆,36氪和阿里巴巴联合举办“创业者之夜”,邀请6000名创业者或者对创业感兴趣的年轻人参加。这可能是中国迄今为止举办过的最大规模的创业主题活动(请戳这里报名)。

到时候“大白”Pepper机器人跳起小苹果,万人用Uber一起叫来的“特殊服务”被无人机送到你面前。从智能硬件到计算机视觉,从女性时尚到移动医疗,十几位明星创业者带着最新的产品做主题演讲,最大的摇滚明星马云会不会出现?我们走着瞧吧……

任何创业公司,如果觉得你们的产品可以让“创业者之夜”更像摇滚,那么也请联系我们。

为了让创业者当天觉得“干货满满”而不只是一个“演唱会”,在白天还会安排阿里百川主办的无线开放大会和包括36氪主办的《融资,让创业更简单》在内的5个分论坛,涵盖技术、产品、商业模式。总之,这是一个适合创业公司全家(CEO、CTO、COO和PM)都来参与的嘉年华。

Image title

北京的创业者或许会问,为什么是在杭州呢?

这是个好问题。为什么创业者明明都在硅谷,却要跑到2000公里之外的奥斯汀参加SXSW?

虽然“诗和远方”这种说法听起来很矫情,但是人确实需要经常出门透透气。自从总理来了之后,创业大街已经变成各地区委书记和工商联主席进京最爱的景点了。

随着这次“创业者之夜”的活动,36氪和氪空间团队也将全面进驻杭州,对创业服务有自己想法的杭州同学,欢迎你们加入,全职和实习生均可,投递简历到zuo@36kr.com

原创文章,作者:Zuo_36kr

发改委:电商平台不得出现虚假促销 | 爱范早读


1. 发改委发布关于《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有关条款解释的通知。 该通知界定了三种构成价格欺诈的情形,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在网站首页或者其他显著位置标示的某网络商品经营者所销售的商品价格低于该网络商品经营者在商品详情页面标示的价格的;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声称网站内所有或者部分商品开展促销活动,但网络商品经营者并未实际开展促销活动的;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提供的标价软件或者价格宣传软件等强制要求网络商品经营者进行虚假的或者引人误解的价格标示的,这三种情形应当认定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构成价格欺诈行为的主体。

2. 全球平均网速上升至 5Mbps。内容分发网络提供商 Akamai 发布了 2015 年第一季度全球互联网状态报告。其中,韩国以 23.6Mbps 的平均网速排名第一,且有五分之一的城市实现了 25Mbps 的宽带覆盖。香港以 16.7Mbps 的网速排名第三。

3. Facebook 将为南非移动运营商 Cell C 的用户提供免费上网服务。根据服务的内容,Cell C 的用户可以免费浏览 Facebook 以及约 30 家提供医疗和就业信息的网址。这项服务将自 7 月起生效。

4. 印度现首例 iPhone 6 爆炸事件。这名用户上周刚买了这台 iPhone。事发时,他正开着手机免提和朋友聊天。突然他发现 iPhone 6 火花四射并变得很热,于是他赶紧把手机扔出车外,手机一掉在地上就爆炸了。所幸,他本人没有受伤。

5. 爱立信启动裁员计划。爱立信今年 3 月曾宣布,作为 90 亿瑞典克朗(约合 11 亿美元)成本压缩计划的一部分,公司将在瑞典裁员 2200 人,受影响最大的研发人员和供给人员。爱立信近日表示,公司已确定裁员约 2100 人。从本月开始,已经陆续向受影响员工下达了裁员通知书。在这 2100 人中,约 1700 人不会被分配新职位,意味着他们将彻底离开公司。

 

题图来自:zzxu

毕业季2015@普瑞特艺术学院|Bunny & Sussy


又是一年毕业季,今天我们访问到王沁青童鞋和他的Bunny & Sussy,从片子中就看出他对角色动画相当看重,他提到角色动画是最基础也最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它能通过动画的手段向观众诠释角色的状态和个性,让我们跟随访谈来详细了解一下…
haibao

AT!: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王沁青:AT!的朋友和所有从事这个行业的前辈同仁后浪以及喜欢动画的米饭班主衣食父母们,大家好,我叫王沁青,同学们都喊我qq,教授都叫我queen queenking queen,很高兴能和大家分享这个短片。我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现在就读于纽约的普瑞特艺术学院,是一名动画研究僧,平时主要的爱好就是电影和电影理论。

AT!:你的毕业设计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呢?做了多久?

王沁青:准备阶段开始于一年半前,是我第二个学期的课程,主要着手于故事板的绘制和故事构思,之后一年一直在琢磨故事的结构和细节,进入中期制作可以说是今年开始的,总共历时一年半。

AT!:为什么选择做个这样的故事?

王沁青:我想做个有一定时间跨度,epic的,有关一个角色成长,有一个主要冲突,并遵循一个经典结构的以角色动画和动作来带动故事的短片,情感是一个最初的动机,比较私人,不说了,更主要的是想尝试这种手法。
a

AT!:你的片子很有早期迪士尼的风格,介绍下你比较喜欢的影片吧!

王沁青:很多人说我画的像狮子王,我并不否认这种像,但我觉得是一种很通常的卡通技法,仔细对照其实哪儿哪儿都不像吧,我画的丑多了,我画角色的时候并没有找什么参考,都是直接画三个球,然后清稿的时候按照一个通常的角色造型方式来处理。只是我个人确实非常喜欢迪士尼的绘画技法和风格,确实不自觉得暴露出了这种处理方式,一定意义上说是个败笔。我比较喜欢的影片如果要排top1 可能是玩具总动员吧,其他太多了,说不完。
1
2

AT!:可以讲一下你在学校的学习生活么?学习的重心在哪些方面?

王沁青:在学校的学习是非常辛苦的,压力来自于家庭和学校。第一点因为是自费出来读书,花掉家里很多钱,这种精神压力使我常常要想着工作实习和未来的去路,这也是很多中国留学生经常要面对的现实问题;第二点就是沉重的课业负担和高压的竞争环境,学校要完成非常多的作业,在创作阶段,要按照自己制定的时间表按时完成工作,每周要向导师汇报进度,类似制片会一样,而外界的同行或学生也很优秀,要和你竞争同样的岗位和技术需求。我学习的重心主要放在角色动画上,而这也是大量中国留学的动画师非常薄弱和欠缺的东西,我经常参加这里的一个叫11秒俱乐部的每月一次的比赛,这个是对我帮助最大的。大家可以在我的portfolio里看到我参赛的作品,最高成绩得到过两次第九。当然有运气的成分,因为前十之间分数都非常接近。
作品集:vimeo:https://vimeo.com/126966851
优酷: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UzOTI1MTYw.html

AT!:在你看来,哪部分的练习相对重要?

王沁青:在我看来第一重要的是故事,但故事是讨论出来的,打磨出来的,这是我在这边学习的一个巨大的收获,但不涉及这个问题。就练习而言,如果是动画师,我认为最最重要的就是角色动画,而我认为中国目前的学生作品中,恰恰缺少了这个最最基础也最最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国内的院线动画,尤其近几年的,很多都缺乏较好的角色动画,有一些和日式学,只有动作,谈不上角色动画。美影厂以前那些宝莲灯啊,勇士啊,梁祝啊,都能看到很多很好的角色动画。短片创作中,好的角色动画就更难看到了,近几年比较突出的是程腾的纪念日快乐,还有那个两口子做的入学考试。之所以这么难看到,一定程度上也说明国内的教学的过程中缺乏对角色动画这个基础技术的重视。角色动画的魅力在于,它能通过动画的手段向观众诠释角色的状态和个性,好的角色动画不需要表情和对白,比如皮克斯的顽皮跳跳灯,简单的跳跃和最后的一个回头,完全是timing和posture的艺术,却让你看到了跳灯的内心。我在这边动画课上常做的练习就是小球动画,这边的老师会告诉我们,小球动画是动画师永远要面对的课题,如果你能让一个小球看上去有生命,在思考,你就能让一个角色也做到这样。

AT!:和作曲是如何沟通的?

王沁青:我在做故事板的时候,就自己预先贴了音乐,我对音乐的要求很明确,我贴上的音乐已经很符合影片的结构和转折的需求了,但是是我从音乐网站上合法获得各个不同作曲家的创作,缺乏统一性和连贯性。因此我需要一个配乐专门为我创作一条贴片的音乐,通过我以前的同事,也是我的导演@懒惰的付博 的介绍,我认识了袁思翰,我第一次就和他说,我要一个主题曲,所有的气氛部分都由一个主题进行变奏,需要明确的三个段落,一个主题贯穿始末,每个角色都有属于自己的主题音乐,但是是大主题的变奏,加上我贴片音乐的明确性,他很快理解了我的创作需求,他是一个非常专业音乐创作人,具体的创作细节我觉得直接问他会更好微博是 @作曲_袁思翰 我有很多同学都找了国内的一些音乐studio或团队或个人配乐,但很多会因为反复的修改或增加配器而额外收费,袁思翰并没有这些要求,我多次要求修改,甚至有过大幅度的调整,但他一直跟进我的要求,没有收取额外的费用或反过来给我提建议,一定程度上显示出了自己的专业程度和商业信誉,这点你们可以具体和他聊聊。

AT!: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王沁青:在美国学习的两年,增长了很多见识,碰了很多壁,不好意思地说,虽然我完成了研究生的课程,我毕业后还是打算是去申请calarts的本科,想求取大乘教法,学习真正的角色动画技术。每每我看到他们本科大一的作品,也往往自叹弗如,但实在不想花家里的钱了,所以只好先找实习,再谋进修。新作品一定会有,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希望国内的媒体可以想办法尽可能多的把calarts或谢尔丹这些国际一流动画学校的作品放到youku或tudou的平台上,让国内学校和学生看到和整个世界的一流动画学校和学生之间的差距,这样才能不输给他们。我还是很爱国的。

AT!:先是祝你能申请成功!但是由研究生到本科生的转换会让很多人难以接受,从最初接触动画到现在的这份保持努力的心,是什么让你如此坚持。

王沁青:在这两年的学习中,因为很容易就能上vimeo和youtube,因此看到和自己同龄的甚至比自己年纪还小的这个世界上的学生或同仁的作品,这些作品不断的冲刷着我对自己的定位,我发现和优秀的作者之间的差距就是很大,但是我却要和他们竞争一样的岗位,一样的公司,摆在面前就是一条路,想尽一切办法做得比他们更好。因为一个人得生存,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而对我来说,求生的技能就这么一个,就是做动画,而做动画这种技巧掌握和学习,是和学位无关的,而恰恰有些东西,是要经过系统严格的训练和导正才能做到的。虽说动画是艺术创作,但如果单看商业动画或比较流行的偏叙事的动画短片,其实它里面是有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和模式化的东西的,但他依然能打动你,这些东西就是在节奏,构图,声画,表演的作用下达到的,而这个恰恰是可以学习,并可以通过不断修改和打磨来达到最好的,这完全不是灵感的一时喷发的产物,极个别是,但大部分,都是时间和正确的运用规律的产物。所以我才认为我必须得去学习,尽管不知何时才会有这个可能。

作者邮箱:305308555(@)qq.com
wqq19870716(@)gmail.com
微博: @谁的头像比我萌



创业是我们这一代的摇滚

克里斯托弗▪李如果再活十年的话(也许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他要做的下一件事一定是创业。

93岁逝世的白袍巫师萨鲁曼、杜库伯爵、傅满洲曾经还是英国皇家空军实习飞行员、苏芬战争后勤志愿兵、对抗“沙漠之狐”的特工。在88岁和92岁的时候,他推出了两张重金属专辑。

不过即使没有老爷子,这个圈子已经明星脸扎堆了。小奥尼尔Jared Leto都向36氪分享过他们作为投资人的心得。相比前NBA全明星球员,同时作为演员和摇滚歌手的Jared Leto显然表现更好,Nest和Zenefits两单投资都是神来之笔。

创业还是摇滚?

摇滚乐队Lansdowne的主唱Jon Ricci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像对待摇滚乐队一样对待你的创业公司》。摇滚和创业之间有着惊人一致的精神联系,那就是反抗现实。Fred Turner在他的《数字乌托邦》中表示,60年代的嬉皮士孕育了两股力量,摇滚和硅谷。

Image title

这两种力量在乔布斯身上得到了印证,他的iPod里面珍藏了鲍勃▪迪伦的每一张专辑。他非常痴迷和摇滚之父的这种精神联系,甚至于一度假装爱上了鲍勃▪迪伦的前女友,同样是摇滚乐手的琼▪贝兹。后者在乔布斯的葬礼上献唱一首《Swing Low, Sweet Chariot》,作为两人友谊的见证。

摇滚和创业之间的联系没有随着第一代嬉皮士创业者的老去逐渐淡化,反而逐渐随着创业的大众化,摇滚的精神被创业者更完整地接管过来。特别是Uber和Airbnb到来之后,共享经济型创业公司对传统经济的解构与摇滚对官方意识形态的解构一样充满张力。

在二十多年的跨度里,政府和教会用“治安”、“道德”和“意识形态”作为棍棒鞭笞摇滚。而Uber从出生一开始就因为“不安全”、“不合规”在政策上处处碰壁。而且相同的是,Travis Kalanick和Sex Pistols从不会停止战斗。

“我像火药一样,所以有的时候我会被困境和争议包围”,TK对《名利场》这么说。投资人Chris Sacca则说,“Larry Page是个天才,而TK,你永远不要与他为敌”。

Image title

你看上面这张图,同样是竖起中指,唐岩背后是一家3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6000万活跃用户,比Johnny Cash花了50年卖出的唱片总数还多。

所以,“创业就是新摇滚 ”,就像“Science is the new sexy”。

Maker Faire和西南偏南

这当然不是我的新鲜观点,Quora上三年前就有一个问题,“如果把创业公司比作摇滚乐队,苹果是披头士吗?”

进入90年代之后,新成立摇滚乐队再也不能像前辈们那样被载入史册。中国的摇滚乐好像也一样,94红磡成为绝响。但是伟大的创业公司层出不穷,2015年进入独角兽俱乐部的创业公司远比进入摇滚名人堂的乐队要多得多得多……

即使对于普通人来说,参加一场摇滚演唱会再也没有那么酷了,不过SXSW和Maker Faire可不一样。

SXSW(西南偏南)大会发展的轨迹很好地显示了摇滚被创业取代的趋势,1987年首次参加大会的100多支乐队大部分是摇滚乐队,他们在这里能做的就是表演。1994年大会增加了“交互式多媒体”单元,此后与科技有关的元素在SXSW上越来越多,影响力的顶峰在2007年,Twitter在这里变成了互联网的未来。

Image title

虽然Twitter的成功没有再次被复制,但是Tinder还是Foursquare还是让创业者们对SXSW浮想联翩。今年的大会上,跟创业相关的主题活动比去年翻了一番,最后捧红的是视频直播Meerkat。

硬件创业者扎堆的Maker Faire也一样,已经举办了140场,接近滚石乐队一次全球巡演的场地。参展人次从第一年的2000人增加到2014年的50万人。

7月16,去杭州

中国目前还没有自己的SXSW和Maker Faire,国内的音乐节近些年来退化为“白领野餐、学生春游”,最吸引大家眼球的已经是“摸湿门”了。半年来有不止一位投资人跟我聊过做中国自己的SXSW的想法。大家对活动的质量、主题和规模都有疑虑,但是我觉得至少不用怀疑摇滚对创业者的感召力,即使是在国内。

张小龙和冯大辉在媒体上的形象南辕北辙,不妨碍他们都是摇滚的忠实拥趸。暴风的冯鑫,A股上市被一大波钱砸中之后,还萌生了要做摇滚基金的想法。

Image title

而且最近正好有一个机会可以做一点试验。7月16日,杭州,黄龙体育馆,36氪和阿里巴巴联合举办“创业者之夜”,邀请6000名创业者或者对创业感兴趣的年轻人参加。这可能是中国迄今为止举办过的最大规模的创业主题活动(请戳这里报名)。

到时候“大白”Pepper机器人跳起小苹果,万人用Uber一起叫来的“特殊服务”被无人机送到你面前。从智能硬件到计算机视觉,从女性时尚到移动医疗,十几位明星创业者带着最新的产品做主题演讲,最大的摇滚明星马云会不会出现?我们走着瞧吧……

任何创业公司,如果觉得你们的产品可以让“创业者之夜”更像摇滚,那么也请联系我们。

为了让创业者当天觉得“干货满满”而不只是一个“演唱会”,在白天还会安排阿里百川主办的无线开放大会和包括36氪主办的《融资,让创业更简单》在内的5个分论坛,涵盖技术、产品、商业模式。总之,这是一个适合创业公司全家(CEO、CTO、COO和PM)都来参与的嘉年华。

Image title

北京的创业者或许会问,为什么是在杭州呢?

这是个好问题。为什么创业者明明都在硅谷,却要跑到2000公里之外的奥斯汀参加SXSW?

虽然“诗和远方”这种说法听起来很矫情,但是人确实需要经常出门透透气。自从总理来了之后,创业大街已经变成各地区委书记和工商联主席进京最爱的景点了。

随着这次“创业者之夜”的活动,36氪和氪空间团队也将全面进驻杭州,对创业服务有自己想法的杭州同学,欢迎你们加入,全职和实习生均可,投递简历到zuo@36kr.com

原创文章,作者:Zuo_36kr

Fairphone 2:良心企业的模块化手机


两年前,当荷兰一家公司发布 Fairphone 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将其视为单纯的理想主义 。毕竟,普通消费者很少考虑手机生产中的道德因素,比如手机是否使用了冲突原料,原料开采是否破坏环境 、工人的劳动环境是否恶劣等。不过,两年过去了,公司不仅坚持了下来,而且还发布了第二代 Fairphone 手机。

从第二代 Fairphone 手机开始,公司对手机的生产实现了更为严格的控制。一开始,公司就深度考虑了设计对供应链的影响。“在 Firephone 一代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对供应链进行反向工程,因此,我们卡在了某些特定的地方。现在,我们可以选择特定的材料,而且,我们能够选择自己想要合作的供应商,” Fairphone 创始人 Bas van Abel 对 fastcoexist 网站说。

与此同时,公司还考虑到,如何使得手机寿命更加持久,从而减少对新材料的不断需求。第二代的手机外壳耐用,易于修理,而且采用了模块化设计。打开手机后盖后,我们可以看到,各种部件可以方便地取出和更换。

Fairphone2

“我们制造了这样一个手机,人们可以打开它,自己更换部件。如果他们小心使用,就能用上更长的时间。这也意味着,他们或许会长期使用它。” 他说。

Fairphone 是一家非盈利企业。它的第一代手机是通过众筹方式实现的。在生产第二代手机的时候,它的资金来源除了上代手机的收入外,还有 250 万的银行贷款。公司的长期目标不是盈利,或者销售上百万台手机,而是试图为手机行业带来一些改变。

“我们想要吸引这样的一些人。他们知道,要使 Fairphone 这样的产品成为可能,你必须是一个积极的玩家。如果我们制造出更为公平的产品,我们就能创造出一个空间,促使大企业提升商业道德水准。” Van Abel 说。

图片来自 fastcoexist

无线充电联盟公布 15W 的 Qi 无线充电规格


A Galaxy S6 on a wireless charging pad
无线充电联盟刚刚公布了新一代的 Qi 标准,为大家带来 15W 的无线充电呢。目前这个规格只开放予联盟的成员参考,理论上 15W 应能为大家提供更快的无线充电效果。联盟指出「某些」厂商已为设备配上快速的有线充电功能,能在 30 分钟内充至 60% 电,而他们的 15W 无线充电规格也可以做到同样的效果;明显地是暗示高通的 Quick Charge 2.0 吧,只是大家还是要等到联盟内的成员制造出支持这个规格的设备才能享受到。最后,Freescale 在去年亦曾提及在今年推出 15W 的无线充电规格,而由于他们也是无线充电联盟的一员,所以今次公布的规格有可能是来自 Freescale 的呢。

[图片来源:Aaron Yoo,Flickr]

 

7 

无线充电联盟公布 15W 的 Qi 无线充电规格

读者回应 (第 1 页 / 共 1 页)

对此文章发表回复

发表您的意见时请维持与此文章的相关性:不适合或是单纯宣传的内容可能会被删掉。您的 e-mail 只会被用来确认您发布的内容,绝对不会出现在网页上。当您第一次输入姓名和 e-mail 后,系统将会寄给您一封确认信,并在确认信中附上一个您专属的密码。往后使用这个密码发表意见时,不须再次确认。网友如果想要建立一个简单对外的超级链接 URL(包括 http://)或电子邮件连结,我们将会帮您建立连结,所以在您发表的内容最多可以放三个 URL。另外,系统将会自动分段及换行,不需要再另外填入 HTML 程序代码。 –> 还有啥地方,随时和我们说。

在船底加一对翼,即可省下更多燃油?


在大海航行的其中一个难题就是要跟海浪搏斗,从中会烧掉更多燃油,挪威科技大学相信他们已找到改善问题的方法。由 Eirik Bøckmann 所带领的研究队伍从鲸鱼尾巴取得灵感,尝试在船底的前部加入一对水翼。这个计划是有 Rolls-Royce 以及 Seaspeed 和 MOST 两间英国公司所参与,理论上当海浪打在船身令船身移动时,水翼便会随着船身上下摆动,从中产生动力去辅助船只向前移动,功能就像鲸鱼尾巴一样。
 

据他们在水槽初步测试的数据指出,这个设计的确有预期的作用,假如将它放到大船上,并假设海浪高度为不多于 3 米的话(北海和挪威海的正常海浪高度),便能减少 9 至 17% 的阻力,得到省油的果效。Bøckmann 还表示假如水翼跟船身的设计是相配合的话,更能减少更多阻力。

1 

在船底加一对翼,即可省下更多燃油?

读者回应 (第 1 页 / 共 1 页)

对此文章发表回复

发表您的意见时请维持与此文章的相关性:不适合或是单纯宣传的内容可能会被删掉。您的 e-mail 只会被用来确认您发布的内容,绝对不会出现在网页上。当您第一次输入姓名和 e-mail 后,系统将会寄给您一封确认信,并在确认信中附上一个您专属的密码。往后使用这个密码发表意见时,不须再次确认。网友如果想要建立一个简单对外的超级链接 URL(包括 http://)或电子邮件连结,我们将会帮您建立连结,所以在您发表的内容最多可以放三个 URL。另外,系统将会自动分段及换行,不需要再另外填入 HTML 程序代码。 –> 还有啥地方,随时和我们说。

Google 将容许用户申请删除针对自己的「复仇色情品」搜索结果


害怕在 Google 上 Google 到自己跟前度所拍的「爱情写真 / 动作片」吧?Google 有对策了。Google Search 的 SVP Amit Singhal 指出未经对方同意,而将对方的色情品放上网是「伤害感情」之举,目的只在于令到受害者丢脸,而且他们通常是女性。为此,他宣布 Google Search 将会容许用户申请将未经自己同意而分享的上述不当内容之搜索结果移除,处理手法跟现时申请移除敏感个人资料(银行帐号和签名等)的搜索结果相同。

虽然 Google 能做的只能将搜索结果移除,而不是将内容的本身移除,不过总比什么都不能做好吧。不过各位不幸地要申请的朋友仍要等一下,因为 Singhal 表示他们要在「未来几星期内」才能公布有关表格。

 

7 

Google 将容许用户申请删除针对自己的「复仇色情品」搜索结果

读者回应 (第 1 页 / 共 1 页)

对此文章发表回复

发表您的意见时请维持与此文章的相关性:不适合或是单纯宣传的内容可能会被删掉。您的 e-mail 只会被用来确认您发布的内容,绝对不会出现在网页上。当您第一次输入姓名和 e-mail 后,系统将会寄给您一封确认信,并在确认信中附上一个您专属的密码。往后使用这个密码发表意见时,不须再次确认。网友如果想要建立一个简单对外的超级链接 URL(包括 http://)或电子邮件连结,我们将会帮您建立连结,所以在您发表的内容最多可以放三个 URL。另外,系统将会自动分段及换行,不需要再另外填入 HTML 程序代码。 –> 还有啥地方,随时和我们说。

拉卡拉融资15亿、估值100亿真相:想成为另一个蚂蚁金服,然而有多处短板


一则15亿元融资、估值超过百亿的消息,让沉寂很久的拉卡拉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为什么拉卡拉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融资?为何拉卡拉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自称100亿估值太低?同时邮件中为何未提拉卡拉的两个传统业务个人支付和线下收单?围绕这些问题,智东西与支付业内人士进行了探讨,解开拉卡拉融资的目的和困局。


对于很多人来说,拉卡拉的印象便是手机刷卡器和遍布各种商场小店收银台的POS终端机——几乎每家都有,不过就是没怎么见人用过。历经10年耕耘,拉卡拉似乎无处不在,却又与我们的生活搭不上边。


“在过往的很长一段时间,拉卡拉的价值一直被低估,即便是本轮的估值也远远没有体现拉卡拉的整体价值。”孙陶然获得融资后在内部邮件中这样表述。对于如今的拉卡拉来说,百亿估值并不是一个小数目,然而在BAT的阴影之下,其胃口似乎比这大得多——拉卡拉的底气到底在哪里?这或许还得从一个小小的手机刷卡器说起。


手机刷卡器:注定悲剧的过渡品


也许,我们可以认为拉卡拉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国内最早的智能硬件制造商之一。其插在手机耳机孔里的卡片型刷卡器曾一度是移动支付的代名词,尽管在现实生活中,似乎并没有太多人使用过。即便是在当时,从用户的实际体验来讲,这也是一个比掏出钱包找零钱更加繁琐的过程。


随着智能手机的功能日趋强大,蓝牙、摄像头扫码、NFC逐渐成为了移动支付天然的通道,一个简单的APP就可以零成本的调用这些设备。于是,支付宝钱包、微信,甚至微博“帮助”智能手机本身成为了支付的终端。移动支付不再需要硬件做中介,拉卡拉的手机刷卡器彻底变成了一个累赘。


之后拉卡拉开始学美国Square做个人手持支付终端,这一点支付宝也对其冲击很大。特别是在相同的业务(还款、购水电),拉卡拉要收费,但支付宝不需要。同时,微信支付、银行客户端也都开始支持这些功能。


再之后拉卡拉申请到了收单牌照,开始做商户收单。并延伸到做O2O电商,比如在社区买火车票。“总的来看,对拉卡拉冲击最大的是各种客户端,支付宝、微信、银行官方客户端等。”一位移动支付业内人士向智东西表示。


一个别扭的过渡品,注定是要悲剧的;而一个死守着过去时的公司,也注定是要被埋葬的。为此拉卡拉开始寻求转型。


改弦互联网金融:想成为另一个蚂蚁金服


今年3月,拉卡拉宣布将谋求从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转型为综合性互联网+金融集团,电子支付、互联网金融和社区电商O2O成为其新的业务主线。次月,其便上线了P2P网贷平台主攻个人小额贷款业务;而旗下的考拉征信也同阿里巴巴的芝麻信用一道,拿下了央行首批个人征信许可牌照。


然而,对于逐渐抛开硬件枷锁的拉卡拉来说,转型之路也并不简单。


根据比达咨询(BAR)今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4年第四季度,在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份额中,拉卡拉占比4.5%位居第三,而前两位支付宝和财付通则分别占比78.4%和13.2%。这与两个季度前易观智库发布的数据相比,拉卡拉下滑了超过3个百分点。


作为国内首批获得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持续下滑的市场份额似乎让拉卡拉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而阿里巴巴支付宝与腾讯财付通之间的烧钱战争,正让排在老三位置的拉卡拉更加不好过。同时,拉卡拉所转型的目标似乎正是成为另一个蚂蚁金服,面对不可避免的同质化竞争,其用户量和资金的软肋或被放大。


对此,孙陶然曾这样解释称,二者的核心相同,做法却不一样:“支付宝专注于线上的虚拟账户,而拉卡拉专注于线下;支付宝主要用户是个人,拉卡拉则是个人和商户。”相对于阿里巴巴,拉卡拉会从信贷领域切入市场,双方实际上是在错位竞争。


做互联网金融:拉卡拉的短板在哪里?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任何公司要做互联网金融业务,必须要满足4个条件:


1、首先需要平台可信度。
2、流量要够,拉卡拉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是有基础的。
3、做互联网金融必须要有应用场景。比如支付宝的概念和场景是“钱包”概念,用户的钱除了理财状态,还有购物的需求,所以有一个理由将钱留在你的平台,这一点是拉卡拉比较缺。
4、你的资产配置问题,你的风险控制的能力,对客户对钱要有错配兑付的能力;这背后需要的是大量资金的支持,所以拉卡拉找来了太平人寿、民航发展基金等几个财主来背书。

为何自认估值低:传统业务不赚钱


在拉卡拉的传统业务方面,有两个问题,一是盈利空间并不大,按照其之前的模式,线下收单是没有多少盈利的。二是有政策风险。


2014年拉卡拉就曾因为推出个人POS机,被认为信用卡变相套现工具,开始引起媒体和监管机构的关注。传统业务发展遇到瓶颈,同时受到前述各种客户端的冲击,成为其估值过低低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在孙陶然的内部邮件里,基本没有提到其个人支付终端和O2O电商等业务,同时在一些数据上,也只提到拉卡拉平台的交易额,弱化其作为一个第三方收单机构的存在。现在炒互联网概念,则是强调其平台积累的用户和商户,同时也是在跟这个热点概念,融钱容易。


为何现在融资:为金融业务备粮草


为何拉卡拉选择此时融资?业内人士分析,至少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是对资金的需求,特别是资产配置和理财产品上,需要大量担保资金。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拉卡拉在谋求IPO,为上市做准备。


在支付宝们的的重压之下,拉卡拉之所以还有着“价值一直被低估”的底气,也许正是因为当初硬件铺路留下的信息储备,也即孙陶然内部邮件中所说的积累了约1亿个人用户和300万线下商户。


但前面我们提到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必备的四个条件里,如何让个人用户有一个使用场景将钱留在你的平台,仍然是拉卡拉的最大短板。


文|翰阳 漠影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点此全站设置为大字体 本设置保留在浏览器内

A+ 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快来“打”我呀~

物联网还没真正到来,但底层芯片的变革机会已经摆在那里了


目前PC上的芯片发展已经越来越缓慢了,因为PC市场的萎缩,英特尔在芯片上的营收很明显出现了下滑,芯片技术在短期时间内也很难再有革命性的突破。移动方面,智能手机目前已然是一片红海,手机市场增加的空间会越来越少,移动芯片这种情况下能发挥的空间显然也在变少。

当业务层的发展吃光红利之后,底层的芯片很明显也会受到影响。实际上双方的影响是双向的,底层芯片有了新突破,业务层就会得到更多的改善;但反过来,如果业务层开始出现下滑的趋势,能够投入到底层芯片的研发力量和热情也会跟着减少。

在目前PC和智能手机的发展状况下,随着物联网的萌芽和发展,我感觉底层芯片将有机会做出一番新的事业和突破。原因是这样:相较于PC和智能手机,在物联网时代,硬件的业务需求无疑会变得更多样化。IOT相比PC和手机在应用场景上更复杂,硬件产品的种类也更多样,为了满足这种更丰富的业务需求,芯片需要更灵活的把计算资源适配到各个场景下的需求上。

在这一方面,FPGA或许会发挥更大的作用。这种现场可编程门列阵在芯片出厂后,客户可根据不同场景(比如数据加密)进行重新编程,这时,它的运行速度会远超Intel Xeon这类常规的微处理器。它为微软的Bing搜索提供支持,在为类似于Siri,Cortana这样的人工智能技术提供支持上,也相当具有潜力。英特尔其实看到了这一点趋势,他们在PC芯片外寄希望于针对提供云服务公司的数据中心业务,此前曾一口气投资了16家物联网和智能硬件相关的创业公司,并且已经收购了Altera。而Altera生产的正是FPGA芯片。

百度IDL常务副院长余凯不久前离职创业,选择的恰恰也是这个方向。离职前的内部邮件表示,余凯将创建一家机器人公司。从36氪得到的消息来看,余凯接下来很可能会开发物联网和机器人的“大脑”芯片。据猜测,余凯要做的这一款芯片很有可能也是基于FPGA。FPAG的一大优点就在于灵活性上,它能动态的把计算资源调度和适配到各种物联网的使用场景上。

除了这种从芯片和硬件入手的解决方案,也有人在尝试其他不同的方法。氦氪他们就选择以云的方式切入这块市场。目前在做智能硬件极速开发方案的氦氪,将会通过构造整套支持硬件开发的云服务系统来支持物联网的发展。而之所以选择云的方式,氦氪创始人苏立挺告诉36氪,目前这个阶段,物联网的业务需求其实还不明朗,考虑到芯片研发的周期、难度和成本,门槛更低的云服务通过虚拟机调度计算资源其实也可以配合物联网更多样化的使用场景,这种方式更好入手一些。

物联网还没真正到来,但底层芯片的变革机会已经摆在那里了。谁又会在物联网时代里成为PC时代的英特尔、移动时代的ARM?

原创文章,作者:Retr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