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不会暗骂:中国消费者不配用Uber

改革开放以来,跨国商业巨头在中国所向披靡,多次把本土企业打得溃不成军,但只有一个领域例外,那就是互联网业,在这里有一个“中国魔咒”存在。也就是说,这么多年下来,至今没有一个跨国互联网巨头在中国取得成功,从雅虎到eBay,从谷歌到Groupon。


到了2015年,很多人把破咒的希望寄托在国外互联网专车巨头Uber身上,Uber进入中国以来,与百度合作,迅速扩张,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在一大批以互联网企业员工为主的白领群体中建立了良好的声誉。Uber在中国扩张的凶猛程度与之前的跨国互联网巨头相比是前所未有的,它是真的在中国烧钱,而且舍得烧钱,持之以恒的烧钱,据说,为了占领中国市场,Uber还计划为中国业务进行新一轮融资。


而人们之所以对Uber寄予厚望,除了对它有技术和商业模式上的信心之外,还因为Uber是真的有钱,最新一轮融资之后,Uber的总融资金额达到100亿美元,创下美国非上市高科技公司的融资纪录。


更关键的一点是,与其他跨国互联网巨头把中国市场视为一种补充不同,Uber从一开始就是一家从线上到线下都国际化的公司,到现在已经把U字旗插上了全球六大洲300多个城市。据说,到中国之前,专家们都建议:中国是个复杂的国家,你们需要花4年时间进行研究。但Uber的回答却是:不用,直接干吧!然后到这个月,Uber就宣布它在中国做到了日均100万单业务。


但最终Uber会成功吗?


这还真是个悬念,按照经验,Uber总会在某一刻绊倒在“复杂中国”,可能是因为政府监管上的原因——这是Uber在各国遇到普遍问题;也可能是特殊国情的原因,比如昨天就有媒体报道,说Uber在中国遭遇严重刷单问题,在华每日订单量中有30%至40%是刷单,每天Uber在中国光被刷走的金额都超过千万。


所谓刷单,就是Uber的签约司机通过造假来骗取公司补贴,为了培育用户群,鼓励司机出勤,保障用户体验,Uber针对司机建立了丰厚的补贴机制,原则大概就是接的乘客订单越多则补贴越多,而很多“聪明”的司机却从中找到窍门,故意制造假订单。


由于丰厚补贴的存在,刷单在互联网叫车领域普遍存在,但Uber的问题尤其严重,因为它在机制上留给刷单者的漏洞更大。比如滴滴快的是抢单制,因为存在司机之间的竞争,刷起单来就比较难,但Uber为了避免司机挑活儿,以及让乘客最快获得订单,采取的是就近派单制,这一模式在美国获得良好的用户体验,但在中国却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再近也近不过刷单熟人之间的面对面。


媒体对Uber上的刷单量估算或许存在一些夸大,但刷单问题是肯定存在的,面对于此,Uber有两个选择,以牺牲用户体验为代价,堵住刷单漏洞;或者咬牙坚持“国际标准”。目前Uber选择的是后者,但烧钱的压力也是巨大的,连中国媒体都出来操心了:10亿美元投资够烧多久?


中国人经常抱怨跨国公司在本土实行双重标准,比如中国的麦当劳没有免费续杯,必胜客的水果自助只能拿一次等等,但Uber的遭遇却鲜活的演示了实行国际标准的代价,中国人实在是太聪明了。还有一个问题是,刷单骗补这种事情,虽然涉及金额不大,但总归是诈骗,在中国却被熟视无睹,甚至淘宝上都有大批刷单交易公开买卖。


没有警察管这种事情,甚至连道德上的愧疚感都没有,我有一个朋友也算高端人士,据说最近当了滴滴顺风车的司机,他手持两个手机,一个手机当乘客叫单,一个手机接单,然后本人从中关村坐地铁到国贸上班,一个小时候到站,手机上的交易也结束,几十元补贴到手,周围人都叹曰聪明?


这就是Uber遭遇的特殊国情,它比南橘北枳更甚,可称作“沼泽地”效应,你如果学不会当乌龟,在低层次的消费者意识、宽松的法律环境、低底线的商业伦理中匍匐生存,就算是一头大象又怎样?还是得陷进去。未来,Uber在中国市场上只有两种结局,其一没有Uber;其二,变成中国式Uber。


到那时节,兵败之后,卡兰尼克(Uber公司CEO)就算骂一句:中国消费者不配用Uber,那又如何?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信海光1sina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18571/1.html
点此全站设置为大字体 本设置保留在浏览器内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