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五位女导演给了我surprise!


       时光网讯 贾樟柯监制、金砖五国合作的首部女性题材影片《半边天》,已于昨日(5月10日)正式在内地上映。这部由五位女性导演操刀,以“当地女性情感与社会”为主题的电影,不仅引起多数女性观众的共鸣,也深深打动了许多男性观众。
     

《半边天》终极预告片

在电影上映前,时光网独家采访到《半边天》监制贾樟柯,以及中国篇《饺子》导演刘雨霖,请他们畅聊关于这部电影台前幕后的故事,以及探讨当下女性电影人的生存状态。

       《半边天》是贾樟柯导演第二次监制金砖五国合作电影,有了上次制作《时间去哪儿了》的经验,这次他显得更加得心应手。“《半边天》这个主题可以说得来全不费功夫,开拍前就有很多人建议我拍女性主题,关于女性的故事大家关注度很高。”
       监制贾樟柯给自己的定位是影片的“保姆”,全方位负责影片确立主题、选导演到融资的幕后工作。他原本以为工作的难点应该是协调故事和题材,没想到五位女导演虽然是“同题创作”,却呈现了完全不一样的五个角度,“这对我来说都非常新鲜,这个电影确实只有女导演才能完成。”
       

《半边天》监制贾樟柯,导演刘雨霖

刘雨霖执导的中国短片《饺子》,故事内涵颇有一番巧思,在片中“饺子”既串联起了人物,同时也串联起了故事。在导演看来,“饺子外面长得都一样,你看不到内里的馅,只有吃的时候才知道,这有点像中国人的情感,比较含蓄,包在里面。”《饺子》中刘蓓、王珞丹扮演的一对母女,因为含蓄的情感表达方式,引发了种种故事。

        电影《半边天》探讨的是重视女性价值,在采访中贾樟柯和刘雨霖导演,也不约而同地谈起女性电影人的生存状态问题。贾樟柯认为:“在金砖五国中,中国的女导演不仅数量更多,而且新人辈出,但女性影人能否胜任片场高强度的体力挑战,以及传统的制片体制能否给予她们更多的信任,同样是不可忽略的问题。”
       刘雨霖导演觉得,“女导演比男导演内心更敏感更柔软,也更懂女人。”提起女性价值,刘雨霖导演直言:“坚持自己的喜欢,才是最大的不平庸。寻找自我,是所有中国女性最应该关注的问题。‘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前提是,她心里得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贾樟柯:五位女导演给了我surprise
五部短片同题创作 题材角度完全没撞车


       时光网:这次您监制的《半边天》是第二部金砖五国合作的电影,跟上部《时间去哪儿》相比,有什么升级和不同之处吗?
       

《半边天》定档海报

贾樟柯:因为是第二部金砖国家合拍片,整个筹备、组织拍摄都已经有经验可循了,所以比较顺畅。因为我们是“同题创作”,拍第一部的时候,为了寻找到大家普遍感兴趣的主题而颇费一番周折。

      相较于第一部,《半边天》这个主题可以说得来全不费功夫,因为第一部在国内外上映的时候就开始有很多人提出建议,说你们下一部要不要拍女性。这说明有关女性的主题,是大家非常关注的。
       另一方面,近几年在全球范围内,女性电影工作者也颇受瞩目,她们的才华在各个领域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现,这让一直以男性为中心的电影工业为之一振。所以当提出来要拍摄女性主题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
       时光网:您是怎样找到这五位女导演的?
       贾樟柯:选择导演也很顺利,因为这五个导演大部分都是我比较熟悉的,比如刘雨霖导演的第一部影片《一句顶一万句》,我很惊诧她那么年轻,就可以进入到中国人家庭的核心领域里面进行探讨。还有俄罗斯的导演伊莉莎维塔·斯蒂肖娃,她的处女作《苏莱曼山》是两年前全球最成功的女性导演的作品之一,也在我们平遥国际电影展获得过罗西里尼的荣誉。
       巴西的这位导演曾经是跟沃尔特·塞勒斯(电影《中央车站》导演)长期搭档的编剧,同时他们俩还联合导演过三部电影,我在巴西跟她有很多交流,所以很了解她,也一直也想跟她合作。唯一比较陌生的是南非这位导演,她是通过合作的制片公司找到的。

       时光网:《半边天》由五位女性导演集体创作的,您觉得她们呈现出了哪些独特的女性特质?
       贾樟柯:说实话,一开始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重点应该是协调故事和题材,因为同样的女性主题,大家关注的故事、问题难免会比较相近。
      但是当五个剧本提交上来的时候,我发现是自己多虑了,五个剧本呈现了完全不一样的五个角度,而且对我来说都非常新鲜,因为我自己是一个男性导演,想问题角度不同,这个电影确实只有女导演才能完成。
       

《半边天》先导预告

比如南非,它在讲一个成功的女性仅仅因为性别而受到怀疑;比如俄罗斯的《线上情人》,它讲的是网络恋情,怎么样在一个很失望的约会之后,又展现出一种女性独有的包容和爱,我觉得视角都非常独特。

       包括刘雨霖的《饺子》,它讲述了两代人的生活方式以及对生活的理解的差异,并不是印象里那种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更开放、更自我的角度,反而是说上一代人因为生活的磨砺更有独到的见解。这个观点其实蛮新的,因为我们总认为一代更比一代强,这个电影则是在颠覆这个说法。
       时光网:这五个短片展现了不同女性面临的压力和问题,比如家庭、职场和爱情,你对哪一个问题比较有感触?
       贾樟柯:我觉得是家庭。不像职场或事业大家在社会上都容易看到,家庭是我们忽略最多的。首先,女性对家庭的付出被男性认为是天经地义的,第二觉得家庭都是日常琐事,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我们通过印度的电影看,就像高压锅一样,她说高压锅都有一个出气孔,女性必须自我消化压力,那这些比喻都非常恰当。我有一位男性朋友看完后跟我说,电影让他更加理解他的太太了。

   
       时光网:你觉得五位导演整体发挥的水平怎么样?
       贾樟柯:我觉得她们给我了一个surprise,真得很惊艳。


贾樟柯谈女性影人的生存挑战
筹备多年《在清朝》预计明年开机 21年春节上映


        
       时光网:您觉得中国的女性电影人,她们在行业内生存的挑战在哪里?
       贾樟柯:我觉得女性电影工作者的难处在于两方面。首先,电影工作确实是高强度的体力工作,这个是有很大的挑战的,比如长期的奔波劳顿,女性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够被社会信任。
       另外一方面,电影工作传统的制片体制,这个体制如何给更多的女性导演予支持和信任,也涉及到传统观念的逐渐改变。包括女性的家庭责任,比如养育孩子,这方面是男性很难取代,她们也要牺牲更多的家庭生活,才能够从容地站在摄影机背后。所以女性成为一个导演,确实要比男性付出更多。
       时光网:如今中国的女性导演比以前更多,您怎么看这些逐渐崛起的女性导演?
       贾樟柯:我觉得中国其实有很好的女性导演的结构,而且不是这几年才有的。前辈们包括像李少红导演,刘苗苗导演,胡枚导演,以及更往前的像黄蜀芹导演,女导演一直有代际的传承,在这样的传承下,这个队伍才逐渐地扩大。最近几年还有包括薛晓路、赵薇、徐静蕾等等众多女性导演活跃在这个摄影机背后,而且在不断增长和壮大。
       

《半边天》监制贾樟柯

时光网:据您观察,金砖五国里面中国的女性导演算多的还是算少的?

       贾樟柯:算多的,中国、俄罗斯、巴西算是多的。南非可能女性导演少一些。

       时光网:未来金砖五国导演的系列电影,您还会继续做下去吗?
       贾樟柯:还希望继续做下去,因为效果越来越好,包括海外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第三部已经在策划之中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年10月会完成第三部。我们现在甚至已经有第四部的计划,可能会改变模式,比如由五个导演一起写一个统一的剧本,然后由不同的导演执导其中不同的段落。
      
       时光网:想问问您的新片《在清朝》筹备得怎么样了?
       贾樟柯:比较顺利,7月份会搭景。先堪景,预计明年开机。上映档期预计是在2021年的春节。


刘雨霖:“饺子”串联起人物和故事
坚持自己的喜欢,才是最大的不平庸


       时光网:您想通过《饺子》这个短片表达一个什么样的主题?
       刘雨霖:我觉得现在的女性在内心更加强大后,会开始寻找自我,而寻找自我有一个特别终极的问题,就是什么样的生活是快乐的,包括短片《饺子》里面的这对母女,关于母亲我更多是从两性关系、婚姻关系这方面切入,而女儿更多的是从职场这方面来切入的。
       

中国短片《饺子》

时光网:这个电影以饺子作为一个切入点,当时怎么设计的?

       刘雨霖:因为毕竟是合拍片,还是想把一些有中国特色的东西能够融进去,饺子是中国非常有代表性的食物,它在片中既串联起了人物,同时也串联起了故事。
       我觉得更深层次的意思是,饺子有一个特性,它外面长得都一样,你看不到内里的馅,只有吃的时候才知道,这有点像中国人的情感,比较含蓄,包在里面。情感含蓄的时候,就可能会引起一些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或障碍,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课题,所以就把饺子融入了这个片子。
       时光网:片子中有句话让人印象很深,就是“坚持自己的喜欢,才是最大的不平庸”,您怎么看这句话?
       刘雨霖:我觉得能做到这一点,能懂得这个大道理的人其实不多,可能我们会不自主地迎合别人贴在我们身上的标签,或者做是别人希望我们做的事情,或者做了以后想要得到别人的肯定,但其实所有的这些前提都是别人,而不是自己,所以我觉得能做自己,做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这才是最大的不平庸,平庸是自己给自己的,而不是别人。
       在这个故事当中,这对母女两代人其实是相互帮助来做出这样的选择,她们不是单独的个体,母亲做选择,女儿做选择,她们相互干涉,直到最后相互帮助,才做出自己应该做的选择。
       

中国篇《饺子》导演刘雨霖

时光网:这部短片是以女性为主角的故事,你本身又是女性导演,会有什么优势吗?

       刘雨霖:我觉得首先讲的是母亲和女儿的关系,更多的也是讲女性在情感上、伴侣上,还包括职场上的感受,自己作为女人,更能感同身受吧。
       另外,可能女导演区别于男导演的是,内心更敏感更柔软,也更懂女人,当女导演来拍女性题材的时候会更得心应手一些。

       时光网:您觉得中国女性最需要被大家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刘雨霖:寻找自我,我觉得大家都在探索,我们能为自己的生活和这个世界做什么,以及我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时光网:您本人有没有做过寻找自我的探索?
      刘雨霖:我觉得我每天都在寻找,成为一个青年电影导演对我来说不是终点,我每天都在寻找第二天应该取得哪些进步,寻找下一个片子应该拍成什么样,寻找那些生活当中能够打动我的故事和人,还包括随着经历和经验不断加深而产生的变化。

      时光网: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困惑的地方?
      刘雨霖:当然有,就我成为电影导演来讲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中间也有过其他的想法,比如我想过当一个访谈类的主持人,后来发现我更喜欢做电影导演这个职业,我才转到了电影导演。我觉得每个人在探寻的路上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但只要有这个坚定的心,遇到困难和坎坷的时候才会不害怕。
      所有走过的路塑造了现在的你,到现在我也觉得我学播音主持也好,我想做访谈主持,那几年学习的东西对我现在做导演,讲述电影也有很大的帮助。

      时光网:这个电影在拍摄的时候,贾樟柯导演对您有什么帮助?
      刘雨霖:我觉得贾导演给了我百分之百的支持和自由,他从来没有特别地干涉过我,都是我把故事写好了以后,把成片做好了以后,他直接说Yes,就是这样。
      
      
       时光网:这部片子是刘蓓和王珞丹主演的,您跟她们合作的时候有什么感受?
      刘雨霖:她们两位是非常敬业且职业的好演员,非常感谢她们。刘蓓是我从《一句顶一万句》跟她合作了,那时候我就开始被她的表演魅力所折服,她在现场是非常与角色能水乳交融的,甚至她的有些想法时常能启发到我。
      刘蓓的表演很沉稳,这个稳可能在现场的时候还感受不到,在后期剪辑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一条她细微的稳定变化,包括她也会找我的剪辑点,怎么能保持一致。
      王珞丹我在这部戏之前就关注过她的所有的作品,包括我跟她的私交也很好。这次创作这个短片,把剧本给她的时候,我觉得她作为跟我差不多同一个时代的女性,是感同身受的,所以她也很愿意来演这个角色。所以在拍摄现场的时候,和演员的合作,包括男主角宗平老师,都很顺利。

      时光网:影片的名字叫《半边天》,您怎么理解“女性能顶半边天”这句话呢?
      刘雨霖:“女性能顶半边天”是毛主席说出来的,我觉得“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前提是,她心里得有自己的一片天空,这样在外界才能寻找我们所谓的半边天。而且为什么叫半边天呢?因为整片天空还需要大家一起撑起来,所以《饺子》作为《半边天》的片子,单凭我个人的能力也不行,还要靠团队的合作,包括最前面贾老师的支持,包括国家的信任。

      时光网:您最近还有筹备什么其它的新片吗?
      刘雨霖:我在准备自己下一个长篇电影,会是一个爱情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