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俱乐部|你觉得目前手机双摄真的有用吗?


目前手机双摄是很多旗舰手机喜欢使用的技术,通过两颗摄像头,手机可以实现比单摄像头更多的功能,譬如人像模式、2 倍光学变焦等等,但我们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如今的手机双摄真的有那么有用处吗?它到底是一次技术的革新,还是只是一次潮流的跟风呢?今晚的深夜俱乐部,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小淼-海:首先我觉得要明确,双摄这个技术本身是并没有什么噱头可言的,新技术的产生才会推动行业的发展,但就目前市面上的大部分双摄手机来说,个人觉得并没有真正吃透这个技术,我在使用它们的时候反而并不常用到双摄的功能,就好比人像模式,算法上的虚化表现不尽如人意,虚假的画面还不如自己后期处理来得真实。

双摄手机是一个有着新鲜感和潮流性的产品,但就目前来讲,我觉得也没有太大必要去盲目追求双摄,如何优化算法去提升双摄水平才是目前的重点。

@利剑:手头有一部单摄的 Galaxy S7 edge,还有一部国产千元双摄手机,使用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后者在拍照上有什么明显的亮点,或许就不应该拿一部千元机来与三星旗舰比拍照吧,即便其有双摄加持。

「 深夜俱乐部 」是数字尾巴开设的栏目,我们每晚都会提供一个能愉快畅谈的话题,在这里尾巴们既可以倾听编辑部小伙伴们的主观见解与看法,也可以在帖子下或表达鲜明的个人立场或与其他小伙伴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讨论,且适度的掉掉节操也是可以的。

热,但拍并快乐着|广州行摄


“我喜欢阳光透过白床单的感觉,风一卷,那就是一阵淡淡的洗衣粉味。”
“发已灰白的大爷,背后坚实的肌肉,就像红色时代说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而我感觉一个都做不了。”
“以后要给我儿子也买一个这玩意骑骑,当然,得让我骑过瘾。”

G O O D    L U C K

&

S E E     U     A G A I N

摄影:GALAXY S6
后期:VSCO Cam

惊奇 | Inspiration Time #86


周四,惊奇到,虽说来得晚,但还是跌跌撞撞的来了,哈哈哈……最近发现了不少之前没看过的作者,他们的内容非常精彩,可见这个世界的创意人士得是有多少,估计随时随刻都会有一位新人冒出来,一位老作者诞生了新作,不管怎么样,用心创作就好……我们来看今天的内容!


SMOKEY JOE & THE KID – SLOW DRAG


Senbeï – The Robbery Anthem Song


SENBEÏ – RAIN

三部MV均来自法国导演Victor Jardel,不论从作品本身还是歌曲都还不错。
作者Vimeo >>> vimeo.com/victorjardel


SIMPSONS PIXELS

喜感的像素辛普森,看着欢乐欢乐,来自墨西哥团队teleweb atlixco。
作者Vimeo >>> vimeo.com/user37397567


ADC AWARDS 2014 Opening ‘GOLD’

最后这部视觉包装来自西班牙马德里的TAVO Studio。
官网 >>> www.tavo.es

——————————

更多精彩分享,尽在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分享,尽在微信公众号!



惊奇 | Inspiration Time #87


周六好各位,在放映前,先来宣传下我们的公众号:animetaste,如果你还没有关注可以搜索订阅哟!随着时代的进程,我们也会跟随脚步选择对大家更合适的方式传播好内容,那么app以及微信就是这个内容出口,相信平日里拿起手机频率很高的你会非常期待在微信上看到国际一流的作品赏以及国人专访吧,那么就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吧……开始看片儿!


Lido Sim


Jamie’s Garden


Holiday Autos


Chronemics

这四部都来自英国团队Animade,一支活力十足的团队,高涨的创作欲望令人惊讶,长期保持良好状态的他们不仅创造了很多精彩的作品,还带着很多不同创作人一起玩儿。这四部中的第一和第四是亮点,一短一长,都很有创意,尤其第四部更是创造了一个黑白不相容的世界,妙!
官网 >>> animade.tv


Rabbit

这是一部把人描绘成兔子一样好动的小创意,小有意思。不过我猜你可能会觉得这有些单调啊,那当作者BlinkmyBrain”告诉你,这是他在渲染视频的空闲时间里完成的时候,你有什么感想呢?
官网 >>> www.blinkmybrain.tv

——————————

更多精彩分享,尽在微信公众号!

更多精彩分享,尽在微信公众号!



创业者访谈|简书简叔,“试一试”的摸索之路


五楼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

这个城市度过了下雨到能划船的几天,正引来第一个阳光明媚的假日。不算太高的商务楼里空空荡荡,就连二楼那家应该正值下午茶时段的西式餐厅都匪夷所思地关着门。

那据说是家不错的餐馆,办公室里仅有的那个人推荐他们的青口意面,红烧猪手,温泉蛋,并且认为这种混搭菜系的做法是他们客流量比不过一楼的纯粹西餐厅——他喜欢那里的三文鱼可颂——的原因,而这两家店质素其实不分上下。

但那些话大概四十分钟后才被说出来。现在,这个人正在回复一条将来的合作伙伴的信息。 那是上海一家售卖创意用品的公司,他们的商品很有可能出现在他的下一个重心里。他将会在放下手机并热情地泡一杯咖啡招待我后开始聊那个重心——简书市集。

这是简书 CEO 林立(简叔)在上海第十五年,创业第五年,搬到新办公室第三个月。

简书的“ 试一试”

内容社区的初步变现

jianshushiji

市集这个词看起来能将很多东西纳入可能。

明信片,文具,创意用品,具有简书特色的书(我们讨论了一会可不可以让作者在上面写一段话)。他还热切地计划着日后卖别家商品的同时推出自有品牌的产品。 但对于一个之前没有类似经历的内容网站而言,热切前方还有更多的迷茫。

在希望获取更多建议,又问过我平时无关分类最常买的东西是什么后 (答案是杂志), 简叔接近自言自语地说:“ 衣服应该不行吧” 。 衣服不确定行不行,但他们或许可以参考一下相似者的经验。

作为相似产品而同样跨界卖实体商品的,远的有和简书早期版本类似的 Evernote,近的有共享了很大一部分用户群的豆瓣。

evernote market

 

doubanshiji

两者前后推出了 Evernote Market 和豆瓣市集。 比较明显的区别是 Evernote Market 上主打与品牌合作的商品(比如 Moleskine 合作的 Evernote 笔记本)和自己原创的设计(比如那个电脑托架)。豆瓣市集则更像个文艺的淘宝。

相比这两者而言,简书的市集上还有些独创的东西,比如出租时间以及作者出书,那也是我个人特别感兴趣的部分。

网络声誉的直接回报

比起研究那几十万个用户想要什么,直接卖平台上已有而且他们一直感兴趣的东西或许是个更直接的方法。这里说的就是那些已经积累了声望的作者们。

出租时间的设定并不是简书首创。 不管是国外国内,预约行内名人讨教的平台都已经有人在做。 与那些专业平台相比,简书的优势大概在于出租时间的名人都已经在这个平台上积累了声誉和作品。 那些早就关注了作者的用户们大概有兴趣见一见真人,而即使是偶然点进来的人都可以从作者页面上看到他们过去写下的成品。

zhuang13

[属于非常受欢迎的用户庄 13 台妹]

当然,这种模式的难以规模化也是它的局限。 在出租时间开始以来,出租的参与者被租次数差异很大,首批付费用户的目的也五花八门。 在我提到上海一个做按时收费对话的项目后,简叔饶有兴趣地搜一会儿,最后还是验证了只有少数人极受欢迎的模式。

比起这个,他打算推行的另一个好像容易系统化得多。那是为简书作者推出的出书服务。

生产者平台的生态循环

如果说出租时间是将内容产生者在平台上的影响力直接变现的话,出书则是一个长线工程。

简书在之前已经有作者出书计划,这次是打算将电子书推进到实体书。同样,由平台和作者分成。 国内互联网用户可能听说过类似概念,如果他们平时经常上豆瓣的话。

这种运用让人联想到 Kickstarter 模式,每一个最后能得到资助的项目都已经在公众平台上得到了群众检验和筛选,甚至由他们四处传播了产品故事。而支持者——不管是出钱还是帮忙点赞分享——都有很大可能为最后的产品买单。

在简叔自己看来,这是平台能打造的循环链条。作者们在这里积累作品和声誉,吸引追随者,最后通过实体产品(书)获得报酬。得到回馈的作者继续写出更好的作品,而平台外看到出版物的读者们也会慕名而来。

这似乎是当初那个类 Evernote 的 Markdown 记录工具直线进化后能出现的极好成果。虽然现在回头看,从记录工具到博客平台再到现在的内容社区,他们一路上改变的确不小。

“试一试”

这一系列变化被他本人形容为以“内容”为核心的平缓过渡,比如使用者用 Markdown 写下东西后总要发布所以推出博客平台, 而来写的人里面总有人不习惯 Markdown 所以加入富文本编辑功能,来的人越来越多总要想办法商业化。

那些大的过渡里还包括小的,摸索式改动。比如发现半夜也有用户访问后,他们开始设定间隔在夜间自动推送更新首页文章。 这点我在不久前 TechCrunch 的会场听简书的编辑说过——简叔仔细地推测了是哪位编辑后又热情介绍了他们的微胖界运营总监——这次得到了验证。

过渡里的每一步似乎都会引起反弹。在 Markdown 支持者看来,这种标记语言是最重要的,但简叔本人只是把它当作创造“内容”的工具,并且在一开始就意识到,只专注 Markdown 绝对不能支撑起足够体量。

“试一试”是这一路摸索的风格,也是他对我的问题 “Medium 好像就是在做单纯的博客平台而没直接商业化”的回答。 他说 Medium 应该有自己的考量和计划,但对他而言,售卖实体商品,获取广告,或者找下一步的投资都是选项,试一试又不是什么坏事。

这种自求突破口的广泛尝试好像是这个长于做买卖的城市的风格。 这时,我们起身去拿苏打水喝。上海傍晚的阳光穿入这个通透感极强的办公室。他很喜欢这个办公室,准确地说,很喜欢创业后静安区的生活。那是另一个很长的故事。

上海、浦西与创业生活

上海之于小城

1999 年,上海少年韩寒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就此一举成名。 同年,浙江温州瑞安的初中生林立知道了这个比赛。他注意到了两点,举办这个比赛的大城市上海以及和其他参赛者比起来水平明显高很多的上海作者。

“你知道,瑞安是个小城市,温州还大一点” 。 大城市的召唤让他次年挥别家人来到上海,独自在徐汇区南部过上了寄宿高中生活。

一年后,另一位被新概念召唤的小城青年来到上海,被大城市震撼,留下来成为知名出版商并在自己的作品里毫不掩饰地歌颂上海。巧合的是,他成名后不久就开始在自己的杂志平台上筛选和打造当红作者,并在之后和他们签约分成。这点现在看来和简书的作者链条异曲同工。 当然,还有更多莫名而来的小城青年被伤透了心,咒骂她并留下“逃离北上广“的口号回到了家乡。

吊诡的是,林立并不是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 作为被吸引来的人,他在这里读完高中,大学,工作,整整十年却对这个城市毫无感情,既不怎么喜欢,也不怎么讨厌。大学想要去北京,但家人都搬来了所以留在上海。毕业后顺利在陆家嘴的高大上场所出没。

而直到 10 年开始创业后,他才突然对这里有了感情。 比如特别喜欢静安区和徐汇区,因为附近有趣,又觉得自己以前工作的陆家嘴非常讨厌。

“你到底是喜欢静安还是喜欢创业后的生活型态?” 我这么问他,觉得他大概和很多人一样将环境和当时生活融为一体记忆。 林立露出了似乎是要赞同的表情,但想一想,又说 :“ 这边的确是比较好。”

浦西之好

这种好很难解释。 他说这边有特别上海的街区,有趣的人,有意思的生活,但又没法给我个具体的例子。 最后还是用自己的行程安排打比方, “比如我早上可以在一楼那家吃个早饭,上来工作,中午可以走着去附近吃云南菜,在陆家嘴就不行。” 陆家嘴没有云南菜? “有,但都是一块的高楼大厦,走不出去。” 大厦地下室一般有吃饭的地方 。“感觉不一样”。

他现在工作在感觉好的静安,家则安在徐汇。我问他喜欢徐汇是不是因为高中在那里,他赞同。又问为什么不选择大学所在的杨浦,毕竟大学更长更自由。他第一次露出种陷入自我困惑的表情。自己问了几次为什么,又反应过来,说大概是因为换了三个校区,没时间培养感情。

至少如今安排让他满意,每天九点到办公室工作,六点半就打个三十几块的车回家吃晚饭。“浦西是好地方”, 林立非常满足地笑,“不是有句话叫,宁要浦西什么不要浦东一间房”。

在他回家不久,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早上都比他来得晚——也会陆续回家。这里并不推崇加班,据说工作完不成总是效率方法或者态度上问题,拖长时间没有意义。这也是常见的一种说法,我只是追问他难道创业初期也没加班工作。他第一次否认,第二次想一想说,“一开始有,后来发现这样是行不通的,所以就没了。”

加班与选择

这样的回答让我想起他之前由陆家嘴到静安的人生路径。在现在的林立看来,陆家嘴与静安徐汇,加班与不加班,都是后者来的好。但当年的他都选择了前者。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条众人都要走的路。 小城青年永远被恢宏的高楼区吸引,直到由于某些缘故留意到其他生活(或者没有)。 而打算创一番事业的人也很难避开废寝忘食的心里魔咒,直到有一天发现这样行不通(或者没有)。

这样的选择不只一个,我问了很多非首都地区创业者都要面对的问题:“为什么不搬去北京?” 。 他说自己一直生活在上海,加上联合创始人也在上海。 “可以一起搬去。” 他想了想,说不是很有必要,他们两个人——说着稍稍指了指桌子对面——都不喜欢北京。

我大概露出了理解的眼神:“你合伙人也住浦西? ” “噢不,他住浦东”, 林立顿了顿,又接上 “但他也觉得北京生活质量特别差”。

荐书与不荐

生活是值得关心的问题。 在我问他最近有什么书值得推荐的时候,这个桌边堆着一叠书的人翻了又翻,递了本《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过来。这本书质疑了将生活和工作区域截然分开的大城市设计,并强调了多样性社区的重要性。 在林立看来,正是对他的观点的佐证。

但这只是他近期觉得好看的书。我问起那种一生中必须推荐的,他没有。再问有没有觉得很想要推荐给人的牌子,音乐,或者其他任何东西。他也没有,想了想又说:“ 电影方便点,如果你前几个月来问我可以推荐,但最近没都没看电影。”

他觉得推荐电影更好,因为和书比起来,电影属于比较轻松的那类。 或许也是没有强烈价值判断的那类?在这个下午,我听到的具有明显判断性的陈述大概只有上海最佳静安徐汇,浦西胜过浦东,北京不能住。

“试一试”与摸索之路

在谈话到尾声的时候,简叔林立站着说:“ 有问题可以再问,但我不一定能给个完整的答复。有些问题,我自己也在摸索。如果你一年后再来,可能答案就不一样。”

摸索与“试一试” 不管是对那个由实习生的练手项目开始一路迭代转型的简书,还是对这个从瑞安到陆家嘴到静安不断尝试人生并纠错的简叔而言都是关键词。

目前看来,摸索的结果良好。 下周,上海一家全国知名的翻译出版社会和简书谈合作。 现在,他的家人正在三十块车程外的家里等着一起吃端午的晚饭。

我们在电梯口话别。

然后我去了一楼那家纯粹西餐厅,不怎么意外地从服务生那得知三文鱼可颂只有工作日早上有卖。 她又说现在已到晚餐时间,不妨试一下他们附赠红酒的晚间菜式。

夜幕降临,左边桌子来了两个讲日语的客人,右边戴棒球帽的欧美老人举着他的啤酒向我的红酒干杯,说:“ To Saturday.”。

试一试,在浦西,试一试又不是什么坏事。

 

编者按:爱范儿旗下创库(mindstore)曾在第 32 期 MindTalk 线场和各位读者一起,跟简叔林立聊了聊内容社区的运营,大家可以点击这里回顾本次活动。

 

 

题图来自:WATCHDOGWIRE

只要游戏没结束,你就有成为神的可能


文  李月亮

  这是一个心理学游戏,但最初我们并不知道。

  那时候马上要大学毕业,我们一众同学整日四散奔逃地找工作,各怀心事。有人找到了工作,但签的薪水不高;有人正在经历一次次的面试,前途未卜;有人一再碰壁,信心快碰光了——在就业率越来越低的大环境下,找到满意工作的同学很少。

  毕业答辩前一天,班主任给我们开了个鼓舞士气的小会,之后她说,我们玩个有趣的游戏吧。

  她先规定了游戏的四个角色:蛋——抱住双臂蹲下;鸟——站起来,扇翅膀;人——两手放到胸前作“人”字;神——攥拳举起前臂。

  规则很简单,所有同学最初全部是“蛋”,大家随意找另一个“蛋”剪子包袱锤,赢了可以晋级为“鸟”,输的继续做蛋;然后鸟去找鸟,蛋去找蛋,剪子包袱锤;胜利的鸟成为人,胜利的人成为神;输掉的神再次成为人……

  大家就投入地玩这个游戏,叫嚷着,嬉笑着,非常开心,直到班主任喊停。停的时候,有的同学是“神”,有的是“人”,有“鸟”也有“蛋”。

  然后我们围坐一圈,说自己的感受。

  “无论做什么都很快乐,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找到同伴的时候。”“做蛋的时候是最不担心的,没什么可怕的。反正再输了也是蛋;但是成为神的时候,就有压力,输了就得降级……”“我觉得我老是做蛋,老在人家的腿缝里找同伴……”“做蛋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要是一个蛋也找不到怎么办。”

  ……

  班主任笑着听我们讨论,之后做了总结。她说:“我是10分钟喊停的。试想如果20分钟喊停,结束的时候大家就又是另外一种状态了。可能从没做过神的同学也体验过做神了。人并不是在每一个时候都是神、是人、是蛋、是鸟……可能这一刻是神,下一刻就人了;这一刻是蛋,下一刻就是鸟了。”

  我们纷纷点头。班主任又问:“如果你开始是个蛋,结束的时候还是个蛋,会是什么感受呢?”大家说:“那也正常,反正玩得非常开心!”“中间体验过神和人就行了嘛!”

  听我们这么说,班主任很高兴,她说,前几天,有同学给我发短信,说自己找不到工作,很悲观,他认为人终究是个死,现在又为了生活这么烦恼,真没什么意思。现在,那位同学知道怎么做了吗?

  很多同学一起回答:知道了。——虽然发短信的只有一个人,但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

  人活一世,道理其实很简单:此刻我是一无所有的蛋,但只要不断地接受挑战,你总会成为鸟、人,甚至神。而且就算最终你再次成为蛋,也没什么可懊丧的,毕竟,你做过人或者神。还有,只要游戏不结束,你就有成为神的可能。

  当然,人生远比游戏复杂,会有许多无法预料的迂回曲折,许多难以防备的节外生枝,但上天大体公平,那些不断努力不断接受挑战的人,一定会得到眷顾。若能在每次胜负后好好总结经验,以更高的心智更完善的技巧去迎接下一次挑战,则一定会越来越靠近神。如果还能以体验的心态,乐观地看待眼前的经历,心境定会更加明朗开阔。

  一个人能从蛋走到神并一直做神,不那么容易,需要许多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但只要不断修炼自我,不放弃接受挑战,就必定不会永远是一颗在别人腿缝里找同伴的蛋。

  再一塌糊涂的蛋,只要心里憋着一句“我不服”,就总有破壳而出的机会。

  未来还长,不怕做蛋。

——————————————————————————

继续阅读:点点主站 有声电台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豆瓣小站

一篇看不过瘾?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每天五篇文章让你看个够!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和我们互动吧

《终结者2》删减片段曝光


      时光网讯 《终结者:创世纪》即将于7月1日在北美上映,而其前作——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终结者2》一直被认为是这个系列最经典的一部,影片中原本是反派杀手的T-800机器人成了拯救世界的英雄。但当英雄总要付出代价,为了控制片长,导演不得不将一些片段进行删减,主演阿诺·施瓦辛格也因此与导演产生过争执。
      施瓦辛格在本周三的一次采访中透露,影片原本超过140分钟,而自己觉得有点太长了,所以向导演卡梅隆提议应该删减一些镜头。卡梅隆当时却表示:“为啥?我觉得挺好的呀,就这样吧!”其实,通过观察不难发现,卡神执导的影片普遍都很长,《终结者》108分钟、《异形2》154分钟、《真实的谎言》141分钟、《泰坦尼克号》194分钟、《阿凡达》162分钟。
     

施瓦辛格与卡梅隆在片场有说有笑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卡梅隆同意了施瓦辛格的提议,开始着手删减影片,他选择了一幕莎拉·康纳与约翰·康纳母子为T-800“换脑”的3分钟戏份,并跑去对施瓦辛格说:“听你的,我要删了这段。”而施瓦辛格又不同意了,因为他非常喜欢这场戏。两人争执了一番最终还是听从了导演的意思,毕竟最初就是施瓦辛格自己建议导演删减戏份的,至于删掉哪段,就看导演的抉择了。

      在这个片段中,T-800因受伤需要重启,由琳达·汉密尔顿饰演的莎拉·康纳切开T-800的头皮,取出了大脑中的中央处理器。在T-800陷入“关机”状态后,她打算一举摧毁中央处理器,让T-800彻底死亡,但爱德华·福隆饰演的约翰·康纳坚决反对,认为T-800是自己的朋友,而且也是母子俩唯一的帮手。事实证明,约翰·康纳的决定是对的。
      据悉,最新版的《终结者:创世纪》将于7月1日登陆北美,约翰·康纳成了人与机器混合的反派角色,T-800将再次肩负起拯救世界的任务。

“滚蛋吧!肿瘤君”首曝预告


  时光网讯 6月18日,由韩延执导,白百何吴彦祖主演,根据漫画家熊顿同名畅销漫画书及其真实经历改编,即将于8月13日上映的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新商业宣言峰会”暨影片巡映启动仪式上,曝光了首支“我是” 版预告片。预告片中不乏幽默搞笑之处,“我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兴的人,一个完全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人”,这就是白白何饰演的《滚蛋吧!肿瘤君》中简单、乐观、神经大条的主人公熊顿。
  电影《滚蛋吧!肿瘤君》讲述了29岁的女漫画家熊顿与病魔抗争的故事。但从这支预告片里,却看不到苦情、悲催的狗血镜头,而是一个欢脱的女孩在尽情享受着自己的人生,她大声的呼喊着生活口号“抓紧有限的时间燥起来”——她玩蜥蜴、吃驴打滚、办cosplay趴、飚机车、喝大酒、看摇滚、花痴帅哥男医生……她乐观豁达,神经大条,风里来雨里去,脸上却总是充满阳光,囧事坏事倒霉事,事事不是事。面对病魔也是轻松的说一句“肿瘤嘛,切掉啦。”
  白白何与吴彦祖的首次合作,成为该片的一大亮点,二人暧昧的互动从预告片中可窥探一斑,不过片方却告诉我们这部电影里并没有爱情,但却比爱情片更有爱。
吴彦祖、白百何

白百何

白百合骑摩托(请勿模仿)

举办cosplay派对
  《滚蛋吧!肿瘤君》在此次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新商业宣言峰会”上该片同时宣布即将于7月中旬开启全国巡映,让更多的观众能够提前感受到熊顿的魅力。据悉,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将于8月13日在全国上映。 

Facebook开发人物识别算法,不看脸也能认出你


Facebook一直在改进其面部识别功能,现在终于取得了突破,即使在不看脸的情况下也能智能识别照片中的人物了。

《New Scientist》杂志报道,Facebook人工智能团队已经开发出一种人脸识别算法,即使在面部特征模糊的情况下,也能根据各种线索,例如发型、服饰、身材和姿势等进行识别。团队负责人Yann LeCun介绍称:“你可以非常轻松地认出Mark Zuckerberg,因为他总是穿一件灰色T恤。”

该研究团队从Flickr中挑选了将近4万张公开照片——有的照片上的人脸清晰可见,有的则模糊不清——然后通过复杂的神经网络来进行识别,结果显示准确率可以达到83%。这项成果本月在波士顿的计算机视觉与形态识别大会上进行了展示。

Facebook表示该功能还可以运用到上周新推出的Moments照片应用中,Moments可以将合影照片按照好友婚礼和海边旅行等事件进行分类,然后识别用户的Facebook好友。

LeCun还称这种工具可以帮助人们及时发现照片泄露情况,无论多模糊,只要网上出现自己的照片,该工具都能识别出来,并发出提醒。

不过由于可以识别没有人脸的照片,该技术也可能引发严重的隐私问题。上周,人脸识别技术的监管谈判由于隐私保护主义者和行业团体无法达成一致而最终破裂。

“在不看人脸的情况下也能被识别出身份,这的确令人担忧。”卡内基梅隆大学的Ralph Gross称这项识别算法确实非常出色:“但现在也是时候对潜在的隐私隐患进行讨论了。”

原创文章,作者:xiaoshu